公共藝術-在疫情時代中尋找愛的曙光

在疫情時代中尋找愛的曙光
在人類歷史上,不斷發生嚴重疫情傳染,也可以從藝術史中,觀察到藝術家如何記錄疾病對人類的影響。在歐洲中世紀,人類尚無法了解疾病傳染的原因與途徑,只能藉由宗教信仰來獲得去除疾病的力量。
1918年至1920年間,西班牙大流感曾席捲全球,甚至波及偏遠的太平洋島嶼和寒冷的北極地區,估計全世界約有5億人感染,占地球人口的三分之一,造成約2000萬至5000萬人死亡。當年瘟疫除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,對於藝術界也產生了不小的影響。
奧地利知名畫家克林姆(GustavKlim跟席勒(EgonSchiele,因為流感併發的肺炎重症病逝。後痊癒的孟克(Edvard Munch),是畫了痊癒後的自畫像,為少數透過畫作記錄這場世紀瘟疫的見證。
公共藝術具有「公共性」、「因地制宜」的特性,此次新冠疫情重創了台灣藝文產業,藝術家也面臨極大的挑戰。公共藝術是否可以在公共性中,回應與思考人與人的溝通、對話,轉化成為撫慰人心的媒介。